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物流网! | 手机端浏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数字云物流让您寻求物流新商机!
智慧物流让您的物流之路更畅通!

首页 >> 成山角航道欲向东拓展 将成海上“高速路”

成山角航道欲向东拓展 将成海上“高速路”

2018-05-16 来源:互联网

 昨日,记者从交通运输部北海航海保障中心天津海事测绘中心了解到,交通运输部计划在成山角原定线制以东海域向东拓展约达1200平方公里,重新整合、规划这一“黄金水道”。目前,已完成所有海底数据测量,整个项目的勘测工作将于5月20日结束。这一航道拓宽后,将变成海上“高速路”,可改善众多大小商船拥挤通行的航行状况,加快通航速度,满足日益增长的货运船舶航行需要。

威海成山角被誉为中国“好望角”。成山角以东海域是船舶进出渤海及黄海北部各港口的咽喉要道,是我国海上南北交通枢纽,该区域也是我国唯一在国际海事组织备案的实行分道通航制的区域。近年来,随着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交通流量不断增加。“在该水域航行和作业的船舶总数每年达到20万艘次以上,其中商船近13万艘次,日均过往商船350多艘次,相当于每4分钟就有一艘船舶通过该区域。”天津海事测绘中心成山角定线制水域扫测项目部总指挥张墨起说。

工作人员将测绘仪器放入海中。

张墨起介绍,在成山头航道内通行的船舶都会受到船舶交通管理中心的监控,中心引导船舶在交通管制线内有序行驶,避免发生碰撞。然而,现行航道通行量较大,部分船长为快速通过,便选择在规定航道外通行,因脱离监控,通行危险系数加大,偶尔还会出现碰撞等事故。据初步统计,2011年至2012年,成山角海域共发生船舶碰撞剐蹭事故19起,其中九成以上事故是因为过往船舶未在规定航道内通行造成的。

为改善成山角航道拥挤的状况,交通运输部计划在成山角原定线制以东海域向东拓展约达1200平方公里,重新整合、规划、拓宽这一重要的海上航线。按照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和北海航海保障中心部署,交通运输部北海航海保障中心天津海事测绘中心负责完成这条海上“高速路”的勘测工作,摸清这条水路的水深、海底地貌以及水文情况,为修订成山角船舶定线制以东海域船舶定线制以及提交国际海事组织审核提供最新的地理信息资料。

据悉,成山角以东海域计划新开辟的交通快速通道,向东拓宽面积约达1200平方公里。目前,所有海底数据测量已经完成,工作人员正在对总体数据进行汇总,整个项目勘测工作将于5月20日结束。\

顶风破浪拓“路”忙

——成山角海域勘测项目现场测绘小记

5月14日凌晨4点30分,成山角海域勘测项目现场指挥孟森早早起床。简单洗漱后,他与其他13名测量人员集中在驻地一楼吃了早饭,然后陆续登船做测量前的准备工作。上船前,孟森习惯性地看了下手表:5点整。

风雾之中“抢”数据

船出海10分钟后,天开始下雨。不足5分钟,浓雾弥漫,能见度不到50米,人站在船头竟看不到船尾。为保证安全,测量船只能抛锚等待。船长和舵手注意力高度集中,加强瞭望。船上雷达系统不停提示有船只接近,但因雾气厚重,能见度低,船员们靠肉眼难以看到船只的准确位置。

抛锚约5分钟后,船长发现测量船正南方出现一艘货轮,此时双方船相距已不足百米。孟森告诉记者,成山角一带是我国沿海雾况最频繁的海区,平均每年雾日多达130天以上,最长连续雾日超过25天,被称为中国北方海区的“雾窟”,这为项目测量增加了一定难度。

孟森告诉记者,测量工作除了频繁受到浓雾的侵扰外,还受到大风的阻挠。孟森指着正在擦眼泪的舵工佟金忠说,很多船员在航行中受不住大风的吹蚀,眼睛发炎流泪。一组数据显示,成山角是黄海著名的大风区,全年6级以上大风为180天左右,8级以上大风为112天左右。“这里三面环海,南风北风都可以长驱直入,是真正的无风三尺浪,有效作业天数太少,有时接连一周甚至十几天没有一个适合作业的好天。”孟森说,有着10年航海经历的海测0503轮船长刘松参加过从连云港到鸭绿江很多的海测工作,现在成山角海测,刘松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成山角的大风天下无敌!”

“来往船只多,气象环境恶劣,致使成山角成了事故高发地带。”孟森介绍,为保证如期完成任务,测量人员不放过任何一个可出海的好天。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早上4:30起床,晚上6:30靠码头,每天出海时间都超过12个小时。靠港后,工作人员还要将当天的测算数据进行汇总整理。

全员全勤赶工期

万事开头难,成山角海域勘测指挥部初到成山角就遇到了种种困难。“在近两个月的工期中,14名海测人员无一人休假,20名船员日夜驻守在海测船上抢进度。”孟森说,进入5月,天气好转。5月4日,在连续进行了3天测量后,3名测量人员把近几天的数据整理出来,然后再次复扫确认的可疑物,一直忙到凌晨1点多。第二天清晨4点半起床后,将航迹线及需要复扫的可疑碍航物测线分别拷贝给各个测量船。

“此处勘测数据量非常大,目前一共采集原始数据350G。”孟森指着正在扫测数据的电脑控制系统告诉记者,每条船平均每天采集原始数据约5G,目前单日“测量王”为租用船只“鲁荣冷115”,日采集记录为15G原始数据。为了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障碍物,在进行数据处理时,需要工作人员注意力高度集中,一天盯下来,不少人的眼睛布满血丝。

在成山角海测过程中,最难熬的还是晕船,几乎每次出海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晕船现象。孟森指着海测0502轮船长葛新喜告诉记者:“4月初,有一次风浪太大,长年出海作业的他第一次晕船了,加上感冒,葛新喜吃不下饭,频繁呕吐,肚子都吐空了,最后只是干呕。”

“开了10年船,成山角这里的海风真是太厉害了,刚来的几天里我也吐过几次。刚上船后,有一名小伙子吐得不能吃饭,就连上岸后还感觉地面在动。”葛新喜说。

孟森说,即使人发晕,也不能让设备“晕”,大家克服身体的不适,保证设备的安全和正常工作,争分夺秒抢出工作量。

天津海事测量中心测绘中心主任付兴武告诉记者,14名测量人员在成山角测量期间无一人休假。孟森启程参加本次工作时,孩子出生不足100天。5月初,孩子得病住院治疗10多天,孟森只能每天通过电话询问孩子康复情况,并叮嘱妻子照顾好自己。

集思广义破难题

复杂的海域海况,恶劣的天气条件,繁重的测量任务和相对较短的工期等困难,都没有难倒测量人员,但工程中的技术难题却让测量人员身心疲惫。孟森介绍,这次测量工作扫测面积大,总扫测面积约1200平方公里,总测线长4700公里;测区情况复杂,潮汐、潮流变化大,测量区域的过往船只多,渔船渔网多,稍不注意就会发生意外事故。孟森说,在扫测工作需要在船后拖拽侧扫声呐设备,为了防止测量船对侧扫声呐信号的干扰,最少要拖50米,这样在航行过程中就很容易造成仪器损伤。测量人员经过讨论,集思广益,设计侧扫声呐的侧拖收放支架,解决了这一问题。

记者随船出海勘测时发现,成山角船舶定线制东部海域水深较深,达到50米以上,这给验潮仪的抛设及回收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传统的潮位控制方案除了在岸上设立验潮站外,还需要在外海抛设多处定点验潮仪,且测量周期至少为30天。孟森说,为了保障测深精度,需要对测量区域进行潮位改正,即要测量受潮汐影响周期性水位涨落时的水深数据。

针对本次数据测量项目,水文中心研究制定了“走航式”潮位测量方法。该方法可以根据测量时刻和测量航迹,生成任意时刻、任意测点的潮位用于水深测量。新技术的应用既节省了人力物力财力,减少了仪器丢失和损坏,也为以后在此区域测量打下良好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