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物流网! | 手机端浏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数字云物流让您寻求物流新商机!
智慧物流让您的物流之路更畅通!

首页 >> 运力过剩致航运业艰难前行

运力过剩致航运业艰难前行

2018-05-04 来源:互联网

在电影电视剧和现实生活里,您可能听说过,公司经营碰到了困难,老板首先不见了,传言跑路了,可员工还有工资没拿着,应该怎么办?有人说,自认倒霉吧;有人说,拿起法律武器,找他,告他;也有人说,抓紧时间,公司的物品,哪怕桌椅板凳,大家分一分,聊胜于无。如果这是家航运公司,找不到老板的是在江面上守着3万吨海轮的15名船员,故事又会有哪些不同呢?

国运29号海轮隶属于安徽省最大的民营航运公司——芜湖石硊江海轮公司,上个月从秦皇岛拖了3万吨煤,运到南京大唐船厂码头。但卸完货后,突然接到公司的停船通知,原因是老板找不到了。船员获知停船消息后,希望能结清工资,并且下船,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公司的回应和海事处的许可:

船员:我们现在就像被抛弃的孤儿一样没有人管。船员要下船,但是要得到海事部门的许可才能下船,他不许可我们下不了船,我们就被活活困在这里。

负责协调此事的南京海事局龙潭海事处的韩孝清副处长:

韩孝清:船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要保证有足够的人员,保证船舶的安全,现在船已经变成死船了。

从6月22起,在断油、断电、断水的情况下,15名船员在南京龙潭港水面滞留了20天,直到7月11日下午,在各方协调下,船才停进了扬州一家船厂的码头。南京海事局指挥中心主任王林:

王林:在海事部门的协调下,他已经与船厂码头签好了协议,下午停靠在泊位上去,船没有燃料了,没有办法发电了,对船和航行都不安全,停靠到码头后,有电了就能保证船舶安全。

国运29号轮船长王兴军:

王兴军:我们签这个协议冒了很大风险,只能船员妥协,我们还担心,到码头后留谁值班,伙食怎么办,三四个月没领工资,生活怎么办。

王兴军还介绍说:目前船员已经委托了法律顾问,将通过海事法院先把船扣下来。

王兴军:律师说尽量规避风险,先到法院把船扣下来,扣下来才能谈别的事。

记者了解到,芜湖石硊江海轮公司共7条船,有将近100多名船员,目前都还在焦急等待芜湖当地政府部门对此事的解决方案。

芜湖石硊江海轮公司副总朱柞材告诉记者,公司董事长现在正在北京洽谈业务,被困的15名船员及旗下一艘3万吨海轮究竟怎么处理,目前还在等待解决方案:

朱柞材:韩总现在到北京签合同了,昨天芜湖县长也到公司来了,和船员也进行了对话,说如果星期五韩总这边没有答复,船员他们自己投诉报警都可以,昨天就是这样跟政府交接的。

朱柞材说,企业之所以会面临困难,这与大背景下的全球经济持续疲软,国内船舶业太多,大量船舶下水,出现供大于求,再加上近年来企业发展过快,投资数额过大,油价上涨、人员工资上涨、融资困难等因素共同导致了企业走向困境之路。

朱柞材:一个就是发展的比较快,近几年,每年都造一条船,最后一条船是三万三千吨的,一个多亿,投资数额有些过大。另外一方面就是近几年市场不是太好,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到现在,经济都没有怎么回升,特别是后期,三万三千吨的船出来以后,基本上都是亏本运营。

对于公司目前出现的困境,现已全部停止运营,朱柞材告诉记者,公司董事长目前正在北京洽谈业务,如果这项业务谈成,公司将有可能出现转机,对于之前报道公司倒闭这一说法并不属实。

朱柞材:不属实,倒闭要法律介入才能叫倒闭,现在总经理还在外面准备签合同,如果合同签不下来,会面临很大困难,但现在毕竟还没倒闭,现在资金没有了,船肯定是停在那里了,反正我没接到公司任何通知宣布公司破产。

国运29号轮船长王兴军先生目前已经暂时回到了上海的家中。

王船长:我们已经完全不信任公司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公司不管不问,大家生活这么困难,你说还有什么指望呢?14日董事长会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也搞不清楚他们,我们现在也是不管。我们还是走法律途径,告到海事法院,准备把先扣船,要求海事官员把船扣下来,然后通过法院再争取。

上个月20日,我们歇工以后,就跟老板失去了联系,公司就不管我们了,就意味着失去一切保障,工资没人发了,伙食没人管,人员下船没有来换,现在船上断油、断水、断电,没有伙食保障,室内的温度要比外面高出3到5度,一般白天的话在这样生活环境下,又没有任何保障,这个怎么行?这20天我们经常跟公司联系,一个要工资,另一个要伙食费,一些公司人员也告诉我们说,他们也无能为力,等于没有答复。船员只有买一点伙食,交通费也很昂贵,上下一次船小船的交通费就要400元,再加上岸上的路费,开销非常高,再这样拖下去,船都留不住人了。

关键是我们不能跑,海事局有规定的,上船有上船的登记,在海事那里换一个工作证,说明船员在这条船上工作了,下船也必须要工作证在海事那刷一下,说明不在这个船里了,但是现在海事考虑到安全问题不给我们刷,我们只能留在船上。就是下了船,海事不给注销的话,到别的船也不能工作。

现在船上大概有九个人,心情都很焦虑,因为没有生活保障,还有家里开销都没有保障。现在要等到法院的判决下来以后我们再看,如果还需要我们继续留在这里,我们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所以我很急。

我们这公司去年出现资金困难的问题,我们这条船是公司最大的船,发工资几乎要推迟三个月。比如三副的工资最景气的时候大概在1万4左右,现在只有5000左右。只有以前的40%,相当于十年前的水平。船长跌到五年前了,跌了一万多,大副也是,二副跌了一半,他之前拿到一万六,现在八九千。

从2003年底,到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2008年,四年间,航运经历了几十年未曾出现过的“超级繁荣”时期。而现在,以在A股上市的航运企业为例,曾经风光无限的长航凤凰成为*ST凤凰,沦落到卖船抵债;中国远洋(*ST远洋)因为持续巨亏成为A股“亏损王”,若今年再无法扭亏将被退市。此外,今年6月我国进出口数据再次罕见双降,其中出口数据为2009年11月以来的最低值。进出口数据暴跌,中国经济困境日益凸显,最受伤的就是与进出口联系最紧密的海运板块和造船板块。

在秦皇岛市海业工贸有限公司修造船公司,载重28万吨的超大型船舶的改造工程已经完成,这项工程是几年前接到的订单,经理介绍,在航运业完全是卖方市场的2008年,公司曾一举创下了一年86艘的记录,而如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到新的订单了。

经理:不好,真的是太不好了,都在低迷当中,今年还是一个难关。现在员工费涨了,材料费涨了,竞标费用在往下,原来比如3元钱一公斤中标,现在就1元钱。

航运业一直被视为世界经济的晴雨表,今年反映航运业重要指标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一直在700多点萎靡振荡,而2008年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曾走出了疯狂的曲线,上半年达到11793点的历史高位。

青岛船东协会常务副会长介绍说,作为经济的晴雨表,航运业最近几年一直在低谷中艰难前行。

王军耀:因为世界整体的经济不景气,首先反映出来就是航运业,货运量减少,运力远远大于运量,也导致了航运业吃不饱的现象。

王军耀呼吁面临困境,船公司更应该抱团取暖理性竞争。记者在福建海事局船舶监督处了解到,福建海运企业和国内大多数航运企业一样从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开始,经营状况开始下滑,目前不少企业都在苟延残喘,一些拥有新建船舶的企业不得不卖船求生,补偿公司运营亏损。仅在2012年,福建省内就有多家航运公司宣布倒闭。作为传统的航运大省,福建航运产业面临着严峻挑战。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秘书长真虹先生: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行业经济指数,第二季度是86.7%,一百以下就属于不景气。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下降了7.49%。亏损的企业的面,中国船舶运输的企业大概占到43.6%,散货企业亏损更严重,集装箱运输企业相对好一些。

主要是四个原因,一是经济疲软和贸易增长的放缓,IMS预测,2013经济增长3.6%,速度非常缓慢,航运跟贸易经济整体相关,经济速度放缓对航运有很大影响。第二航运市场上运力增长过快,超过需求。第三是运价过低。第四我国航运企业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和创新能力,国际航运界新创新的做法,往往是在国际上的一些大企业,我国这方面还是比较缺乏的。